甘肃新闻网首页

  • 滚动
  •  

  • 当前位置:甘肃新闻网 > 资讯 > 公益 >

    男孩患关节炎雨天无法行走 男教师用箩筐接上学

    发布时间:2014-05-16 15:36 来源: 天津新闻网
    男孩患关节炎雨天无法行走 男教师用箩筐接上学

    男孩患关节炎雨天无法行走 男教师用箩筐接上学

    男孩患关节炎雨天无法行走 男教师用箩筐接上学

    箩筐里的男孩

    3公里上学路,外婆老师一人一肩抬着他

    疼痛稍缓,他挣扎着下来,“别扶我,我自己走”

    日前,铜梁县小林镇长寿村6组,一处民居内,14岁的叶兆亮坐在床上,呆呆看着空中飘落的雨滴,喃喃道:“下雨后,路更不好走了。”

    9岁时,叶兆亮患上幼年脊柱关节炎,为了治病一度休学,如今读小学五年级。每当疼痛加剧站不起身,或者天雨路滑时,一个箩筐就成了他的交通工具,而“挑夫”是学校所有的男教师……

    凌晨5时早起

    昨天晚上,我们很晚才睡,外婆一下子醒了,看了一下闹钟,六点多钟了。外婆喊我起来,结果我一看钟,才发现才两点多……(摘自叶兆亮日记)

    4月30日清晨5时,起床,亮灯,穿衣。吃过早饭,叶兆亮双膝弯曲,趴在床上练保健操。

    学校的上课时间是8时40分,但重回课堂后,叶兆亮没有一天在5时以后起床。“我动作慢,所以早点起来,上学才不迟到。”叶兆亮说,有次外婆看错时间,半夜两点就焦急把他叫醒。

    “锻炼是为了让我肌肉不萎缩,如果一点路都走不动了,爸爸妈妈、老师也许不会让我再回学校,那是我最怕的。”叶兆亮做着拉伸,额头上汗珠点点,皱眉对记者说。

    不能上学,是他9岁起的噩梦。61岁的外婆刘正英回忆,5年前的一天,外孙半夜从梦中哭醒,直喊脚痛。当时小叶爸妈都在广东打工,“我背他去看乡村医生。医生不知啥病,开了止痛药,可没效果,娃儿痛得撞墙……”

    后来,小叶在西南医院被确诊为幼年脊柱关节炎。“医生说可能一辈子都没法治愈,只能控制。如果恶化,可能瘫痪……”刘正英说。

    那时叶兆亮正读小学三年级,不得不休学。2012年,病情得到一定控制,叶兆亮萌生一个想法:要继续上学!

    3公里上学路

    今天,我们终于开学了…我还是在第四组,我们组好像只有我最差吧!(摘自叶兆亮日记)

    “我第一个反应是不准。”母亲赵小红看着正锻炼的儿子,小声说:“他的情况,学校要承担好大的风险哦。我也担心他摔倒,那可不得了。”

    赵小红说,儿子很少因为病痛发脾气、流泪,“但不准上学,他哭了一整晚。”赵小红找到儿子之前就读的小林小学,张校长听说情况,竟然答应他来上学。小叶听说,露出了生病以来第一个笑容。

    刘正英却为难:“最怕他提上学,我背不动他。去送,他死活不肯。但不去送,路上遇到意外怎么办?”

    “不怕,我早点起来,你放心,如果真的痛起来了,我一定留在家休息。你忘啦,医生鼓励我多走路。”看外孙拍胸脯保证,刘正英终于动容:“老天如果剥夺了娃儿正常行走的权利,我们再累也要让他读书。”

    “不想有人接送,自己走才能证明我也是个正常人。”小叶低下头,告诉记者。从家到学校3公里,对正常人来说,半小时的路程,他要走上接近两小时。有3道斜坡对他来说最困难。“两个脚跟痛起来就像锥子在扎。”小叶皱眉,小心往前挪动,“不过我习惯了,只要能上学,叫我怎么样都行,只是走得慢一点,膝盖不能弯曲,慢一点没关系。”小叶望着学校的方向,笑了起来。

    箩筐里的男孩

    今天外婆给我拿了一个蛋,我就说:“我不喜欢吃,不要给我买了,我上学都要迟到了。”今天该我们组扫地,如果我去晚了,就上课了。(摘自叶兆亮日记)

    外婆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。这学期小叶病情开始反复,几次在路上摔倒。“听村里人讲,娃娃捂住关节,痛得打滚。”刘正英心疼,“我劝他不读了,但他说,如果不能读书,他唯一的希望就没了。”

    这天临出门,小叶腿又痛起来,刘正英抓起电话,向班主任田勇求援。20多分钟后,田老师小跑赶到,熟练地拿过院坝上的一个箩筐,放进一根板凳,把小叶抱进去坐稳。

    “好几次看他迟到,我就觉得不对劲,问他也不肯说。”田老师告诉记者,和校长到他家了解情况后,才得知小叶上学的艰难,“我们就是抬,也要完成娃儿的梦想。我们商量决定,让外婆随时打电话。学校还排了个爱心值班表,全校男老师都参与进来了。”

    一脚深,一脚浅,田老师和刘婆婆一人一肩,担着小叶,在布满晨露的田埂上迈进。走到一半时,小叶坚持要下来:“没那么痛了,老师,不要扶我,我自己走,医生说了要我多锻炼。”

    田老师不得不选择跟在小叶身后,慢慢前行。“他不愿搞特殊化,班上做清洁也不愿让别人代劳。从没缺交一次作业,即使常常住院,期末考试成绩都是90多分。”田老师感慨,“这孩子,活得自尊、自强。”

    刘正英说,只要病情减轻,家里的农活———煮猪食、烧火做饭、扫地洗碗,外孙都和她抢着做。因为下肢僵硬,叶兆亮穿裤子非常费劲,但哪怕花一个小时才能穿好,他也要自己完成。

    一样和不一样

    今天下午,我看见地上有几只蚂蚁,一时好奇,用水沾了两颗豆大的水球,向它们身上滴去,蚂蚁立刻逃走了。我心里非常不开心,老师教导我们要爱护地球上的每一个生命……(摘自叶兆亮日记)

    到学校已近上午10时,错过两节课。小叶一步步上了3楼,到5年级二班的教室坐定,发现同学们正在做数学测验。记者看到,全班只有小叶的座位有靠椅,是软底。

    几分钟后,轻快的铃声响起,同学们刷刷站起,朝操场跑去。每天这时,和体育课,是叶兆亮最孤独的时刻。他走出教室,趴在栏杆上,看着同学们边做操边嬉笑的模样。

    课间操最后部分,全校500多名师生唱起《感恩的心》,一边还打着手语。小叶在3楼,也跟着唱起来,双手挥舞。语文老师杨世傧说:“从没人教过,他却自学会了,他是用心在感恩每一天的生活。”

    在家沉默寡言的小叶,到了学校笑容一直挂在嘴边。小叶说,最怕别人盯着他的脚看。“上下楼,同学都停下来看我,只有这个时候,我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。不过,同学们都爱帮助我,班长刘倩还多次来我家辅导功课。”课间,同班的夏俊杰跑过来趴在桌边和小叶说笑,歪着脑袋说:“我觉得,叶兆亮和我们都一样,他只是走得慢一点,我愿意和他交朋友。”

    “要认真学习,我最大的愿望是做医生。”叶兆亮说:“减轻别人的痛苦,一定是一件让自己快乐的事。”

    学校、政府伸出援手

    母亲赵小红告诉记者,为了每月7千多元的医疗费,全家人必须辛苦打工。以前在外地能挣多点,但孩子病了不敢走太远,现在夫妻俩在周边打零工每月只能挣到2000多元,“欠了3万多元外债了,不知道今后该怎么办?”

    4月22日下午,小林镇政府的机关干部将2000多元爱心款送到刘正英手中。据小林镇相关负责人介绍,县慈善会准备为叶兆亮落实临时大病医疗救助。小林小学校长张晓辉告诉记者,学校为叶兆亮准备了爱心午餐,并发动全校党员资助他。

    欢迎收听“Hi公益”官方微信:

    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;或在微信上搜索“Hi公益”(英文ID:txgongyi)。

    欢迎收听“Hi公益”官方微信

    分享到:

    热点图文